首页 > 民间小偏方 > 胃食管反流病中医专方治疗与中医认识

胃食管反流病中医专方治疗与中医认识

浏览: 作者:佚名 时间:2018-11-1
胃 食 管 反 流 病(gastroesophagealrefluxdisease, GERD)主要临床表现为反酸、烧心或食物反流症状, 最终可导致食管糜烂、溃疡、出血和狭窄,并可伴有临 近组织(咽、喉、气道)的慢性损害。西医采用质子泵 抑制剂(PPI)、H 2 受体拮抗剂、黏膜保护剂及促动剂 等药物治疗,但存在在治疗过程中敏感性下降、疗程 长及易复发等诸多问题 [1] 。中医药治疗本病疗效理想, 并且有其独特的优势,大大降低复发率 [2] 。我们回顾 胃食管反流病中医药治疗的最新进展,以为临床工作 服务。

中医认识

中医自古没有胃食管反流病的病名,依据症状可 归为“吞酸、吐酸、嘈杂、胸痹、噎膈胃痛、胃痞、食管 瘅”等范畴 [3] 。《景岳全书》云:“其为病也,则腹中空空, 若无一物,似饥非饥,似辣非辣,似痛非痛,而胸痛懊 恼,莫可名状。或得食而暂止,或食已而复嘈,或兼恶 心,而渐见胃脘作痛”。中医认为,胃失和降,浊气上 逆,外兼感受湿热两邪而发病。因为酸在五味中为肝 味,肝在五行中属木,肝木的生长、发育需中土培植, 中土湿盛则导致肝木迂曲不能升发,蕴化为热邪,本 味外现,再加上中焦湿热,胃气上逆,所以出现吐酸、 嘈杂症状 [4] 。另外各位医家从不同的角度阐述其之所 以为病,如艾氏 [5] 提出“火热论”,谢氏 [6] 归于肝胃不 和(针对反流性食管炎)。黄斌等 [7] 研究发现不良饮 食习惯(如高脂、辛辣、酸甜厚味)与胃食管反流病关 系密切。陈小泳 [8] 认为,精神心理因素对胃食管反流 病患者的治疗有消极影响。

中医治疗

1 辨证论治

中医治疗胃食管反流病首要是因证施治。杜昕 等 [9] 将反流性食管炎辨证分为胃虚气逆(基本方旋覆 代赭汤合黄芪建中汤)、寒热错杂(基本方旋覆代赭汤 合半夏泻心汤)、少阳不和(基本方旋覆代赭汤合小柴 胡汤)、肝胃郁热(基本方旋覆代赭汤合丹栀逍遥散或 左金丸)、痰瘀交阻(基本方旋覆代赭汤合启膈散)、胃 阴不足(基本方旋覆代赭汤合麦门冬汤)。李敬华等 [10] 总结唐旭东经验时提出病位在胃,通降是治疗的根 本,并指出常用辨证有三,一为肝胃不和证,二为寒热 错杂证,三为脾虚气滞证。商颖 [11] 治疗非糜烂性胃食 管反流病,分为肝胃不和,方用柴胡疏肝散加减;湿浊 中阻,方用半夏厚朴汤合旋覆代赭汤加减;气郁痰热, 方用五磨饮子合温胆汤;脾胃虚弱,参苓白术散加减。 熊光军等 [12] 在总结查安生治疗胃食管反流病经验时 提出,肝胃郁热,方用丹栀逍遥散合左金丸加减;肝胃 不和,方用柴胡疏肝散合金铃子散系加减;脾胃虚寒, 方用香砂六君子汤加味;胃阴亏虚,方用益胃汤合左 金丸加减;痰瘀互结证,方用启膈散合失笑散加减。

2 专方治疗

薛心东 [13] 使用栀子豆豉陷胸汤合栀子厚朴汤治 疗反流性食管炎 60 例,对比对照组奥美拉唑胶囊联 合西沙比利片治疗 RE56 例,结果显示栀子豆豉陷胸 汤合栀子厚朴汤治疗反流性食管炎具有更好的疗效 和安全性;吴晖等 [14] 应用疏降饮治疗反流性食管炎肝 胃不和型 30 例治疗 6 周,疗效优于使用法莫替丁治 疗 6 周的对照组,且副作用较少;花海兵等 [15] 循《伤 寒论》107 条“伤寒八九日,下之,胸满烦惊,小便不 利,谵语,一身尽重,不可转侧者,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主之”,认为本方证与非糜烂性胃食管反流病所表现 的“胸满”“烦”“惊”“一身尽重”“往来寒热”等症 状相合,治疗组 55 例给予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口服,对 照组 55 例给予兰索拉唑口服,观察治疗后的疗效和 生活质量评判,结果显示治疗组的有效率显著高于对 照组,且治疗组在改善患者生活质量上明显优于对照 组。邱琳 [16] 应用加味玉女煎治疗反流性食管炎胃火 阴虚证 40 例,有效率 95%。赵克学 [17] 应用愈管护膜 方(炒党参 15g,法半夏 10g,桔梗 10g,炙甘草 6g,煅 海螵蛸 30g,威灵仙 3g,浙贝母 10g,枇杷叶 10g,枳壳 10g,苦杏仁 10g,合欢皮 15g,玉蝴蝶 10g,吴茱萸 1.5g, 黄连 3g),恶心明显加代赭石、旋覆花,湿热明显加苍 术、山栀,不寐加百合、夜交藤,气滞明显加香附、厚朴 等,治疗反流性食管炎 30 例,对照组奥美拉唑胶囊常 规治疗,2 组均治疗 8 周后症状疗效和内镜下疗效对 比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(P<0.05)。

3 中西医结合治疗

中西医结合疗法兼顾中西医之所长,特别在病程 久、反复难愈的患者身上效果更好。蔡永郁 [18] 将 58 例胃食管反流病确诊患者分为观察组 30 例和对照组 28 例。观察组应用奥美拉唑、多潘立酮和硫糖铝的基 础上辨证施治给予疏肝降逆中药治疗,对照组单纯应 用奥美拉唑、多潘立酮和硫糖铝治疗。结果显示观察 组的显效率和总有效率与对照组相比有显著性差异。 吴钰生 [19] 将研究对象分成 3 组,治疗组(胃力胶囊 + 奥美拉唑 + 吗丁啉)16 例,对照 A 组(胃力胶囊)16 例,对照 B 组(奥美拉唑 + 吗丁啉)16 例。其中胃力 胶囊由大黄、半夏、龙胆草、木香、枳实组成。结果显 示治疗组的显效率和有效率明显优于对照组 A 和对 照组 B(P<0.05)。刘依凌等 [20] 将反流性食管炎患者 60 例分为治疗组(蒲元和胃胶囊 + 多潘立酮 + 埃索美 拉唑)30 例,对照组(多潘立酮 + 埃索美拉唑)30 例, 疗程为 6 周。治疗后症状改善为无症状及轻度者,治 疗组 90.0%,高于对照组 66.7%。治疗组 6 周后给予 复查电子胃镜,黏膜炎症改善 28 例,有效率 93.3%,高 于对照组,且 2 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吴国荣 [21] 应用 兰索拉唑联合安中片治疗胃食管反流病时分成 3 组, 分别是兰索拉唑治疗组(A)、安中片治疗组(B)、兰索 拉唑合安中片治疗组(C)。其中,安中片包含药物有 桂枝、延胡索、小茴香、牡蛎(煅)、砂仁、高良姜。结果 示 C 组的总有效率为 93.8%,显著高于 A 组的 87.5% 和 B 组的 75% 且有统计学意义(A 组和 C 组比较时 P<0.05,B 组和 C 组比较时 P<0.01),胃镜下疗效示 C 组的总有效率为 93.8%,显著高于 A 组的 85.7% 和 B 组的 73.3% 且有统计学意义(A 组和 C 组比较时 P<0.05,B 组和 C 组比较时 P<0.01)。对于 Barrett 食 管,其治疗原则是中医辨证论治之余结合西医控制胃 食管反流(抗反流手术)、消除症状(质子泵抑制剂,H 2 受体拮抗剂,促动力药,黏膜保护剂等)、预防和防治 并发症,包括异型增生和癌变(内镜治疗和手术治疗) [22] 。

4 伴发症状处理

胃食管反流病的治疗中还要注意重要伴发症状 的处理。苏惠玲等 [23] 收集以呼吸道症状为主而无烧 心反酸等典型症状的病例 76 例,给予反流性食管炎 常规治疗方案 8 周,有效率 92%。王建红等 [24] 列举 合并心脏病或具有心绞痛临床症状的病例,从发病机 制、临床表现、诊断依据、误诊原因及防范误诊对策等 方面详细论述两者的区别,通过胃镜确诊并给予胃食 管反流病常规治疗,效果确切。余晔等 [25] 认为胃食管 反流病与众多耳鼻咽喉科疾病(反流性喉炎综合症、 GERD 相关性鼻窦炎和中耳炎、GERD 相关性睡眠呼 吸暂停综合症)关系密切,易被耳鼻咽喉科医生漏诊。

结语和展望

胃食管反流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受到诸多因素 的影响,所以在临床治疗中除了常规治疗外还应充分 考虑个体因素。这里除辨证论治之外,还应注意嘱咐 患者针对个体情况调整作息饮食、调摄情绪等。中医 自古虽无胃食管反流病病名,但相关症状的论述却不 少,如明代唐守元在《医林绳墨》中说“吞酸着,胃口 酸水攻激于上,以致咽嗌之间不及吐出而咽下,酸味 刺心,自若吞酸之状也。吐酸者,吐出酸苦之水”。中 医药在长期的治疗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取得较好的 临床疗效,但也存在不少问题。①中医药在 GERD 的 诊断和治疗中证型判断和选方用药主观性较强,有必 要制定出更标准化的方案以方便于临床。②中医药 在治疗 GERD 的三种类型时缺乏有差异性的方法,同 时对癌前病变朝着恶化的方向发展的进程的疗效尚 未有确定性的论断,需要更大量的临床数据支撑 [2] 。 ③中医药的临床疗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药能否发 挥应有的作用。而由于现实应用中的中药栽培、贮存、 炮制、煎煮过程漫长,且缺乏易执行的标准流程,所以 最终作为治病的汤药的疗效难以做到可控,发展出更 稳定的剂型是解决的办法之一。④胃食管反流病病 程漫长且受影响因素较多,特别是中医治疗在很多时 候会考虑时间、环境、情志、病人体质、饮食等诸多因 素,在很多情况下病人的配合至关重要,而这一点在 实际上还需要加强。

中西医结合治疗胃食管反流病是本病未来治疗 的方向。据于此,可以利用到西医在治疗胃食管反流 病中使用的多种手段和技术,包括药物治疗(抑酸药、 促动力药、胃黏膜保护药、减少食管下括约肌松弛的 药)、内镜下治疗、手术治疗、精神心理支持治疗、维持 治疗(首选质子泵抑制剂) [26] 。综合多种手段治疗胃 食管反流病具有较大的优势,但仍有一些方面值得深 入探讨。胃食管反流病易于反复发作是治疗中的一 大难点,所以根治性方法的发现和推广是极其重要的 任务。在胃食管反流病的治疗中,长期使用抑酸药会 因出现耐药而影响疗效,还可能会出现药物毒性,如 何避免耐药和减轻药物毒性需要进一步的探讨。中 西医结合方法在治疗胃食管反流病中体现了较大的 优势,但这种优势在临床治疗中还存在很大的应用局 限,需要进一步整合两种治疗体系,以放大中西医结 合疗法的优势。

参考文献

[1] 李垚,姜莉芸,郑玉 . 经方治疗胃食管反流病探析 [J]. 中医临床 研究,2011,3(19):24-26.

[2] 王玉娇,徐进康 . 中医药治疗反流性食管炎研究近况 [J]. 河北 中医,2014,36(6):947-949.

[3] 李黎 . 胃食管反流病中医古代文献溯源 [J]. 环球中医药,2011, 4(1):11-15.

[4] 吕冉,张吉吉,刘瑜,等 . 甘淡和胃法治疗胃食管反流病初探 [J]. 环球中医药,2012,5(8):608-609.

[5] 艾华,谭素娟 . 反流性食管炎从“火热”论治的探讨 [J]. 天津中 医药,2008,25(6):444.

[6] 谢玲玲 . 理气降逆汤治疗反流性食管炎 52 例 [J]. 浙江中医杂 志,2012,47(12):883.

[7] 黄斌,付山峰 . 加勒比海地区三国胃食管反流病 48 例临床分 析 [J]. 海军医学杂志,2013,34(15):292-294.

[8] 陈小泳 . 精神心理因素与胃食管反流病临床观察 [J]. 中国现代 药物应用,2012,6(6):8-9.

[9] 杜昕,赵艳,檀金川,等 . 反流性食管炎辨证施治旨要 [J]. 辽宁 中医药大学学报,2013,15(10):126-127.

[10] 李敬华,胡建华,张丽颖,等 . 唐旭东通降法治疗胃食管反流 病经验 [J]. 中医杂志,2012,53(20):1779-1780.

[11] 商颖.中医辨证治疗非糜烂性胃食管反流病46例临床观察[J]. 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,2010,10(6):25-26.

[12] 熊光军,吴正五,曹静,等 . 查安生教授治疗胃食管反流病经 验 [J]. 实用中医内科杂志,2011,25(4):12-14.

[13] 薛心东 . 栀子豆豉陷胸汤合栀子厚朴汤治疗反流性食管炎 60 例的临床观察 [J]. 中医中药,2013,20(26):128-130.

[14] 吴晖,陈朝元 . 疏降饮治疗肝胃不和型反流性食管炎 30 例疗 效观察 [J]. 福建中医药大学学报,2011,21(1):64-65.

[15] 花海兵,袁士良,龚伟,等 .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治疗非糜烂性 胃食管反流病 55 例临床研究 [J]. 江苏中医药,2012,44(8): 24-25.

[16] 邱琳 . 加味玉女煎治疗反流性食管炎胃火阴虚证 40 例 [J]. 中 医临床研究,2011,3(23):69.

[17] 赵克学 . 愈管护膜方治疗反流性食管炎 30 例观察 [J]. 实用中 医药杂志,2012,28(12):994.

[18] 蔡永郁 . 中西医结合治疗胃食管反流病的临床疗效 [J]. 中国 社区医师·医学专业,2012,18(14):253-254.

[19] 吴钰生 . 胃力胶囊与奥美拉唑加吗丁啉治疗非糜烂性胃食管 反流病的临床观察 [J]. 全科医学临床与教育,2011,9(3): 317-318.

[20] 刘依凌,王丹,何勤 . 蒲元和胃胶囊联合多潘立酮加埃索美拉 唑治疗反流性食管炎 [J]. 实用医药杂志,2014,31(7):601- 602.

[21] 吴国荣 . 兰索拉唑联合安中片治疗胃食管反流病的临床观察 [J]. 实用临床医学,2011,12(7):37-38.

[22] 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 .Barrett 食管诊治共识(修订版, 2011 年 6 月,重庆)[J]. 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,2011,20(9): 1-2.

[23] 苏惠玲,缪艳霞 . 以呼吸道症状为首发症状的 76 例胃食管反 流病的诊疗体会 [J]. 中国社区医师·医学专业,2012,14(22): 94-95.

[24] 王建红,胡海军 . 容易误诊为心绞痛的老年人胃食管反流病 [J]. 临床误诊误治,2010,23(1):52-53.

[25] 余晔,邱英 . 胃食管反流病相关性耳鼻咽喉表现 [J]. 临床消化 病杂志,2010,23(6):580-581.

[26] 韩佰花,李玉琴,唐彤宇 . 老年人胃食管反流病的研究进展 [J]. 中国老年学杂志,2013,33(20):5211-5214.
    打印本页    关闭窗口  
上一篇:治痢古方小汇
下一篇:胃脘痛治法处方 慢性胃炎伴肠上 .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民间偏方网
站长联系:vipyouxiang@126.com
注: 本站内容全部取材于网络信息或网友上传,如有雷同或版权问题,请通知本站,本站将立即处理删除。